您的位置: 余杭信息网 > 星座

狂战八荒 第二百一十四章 你想知道什么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1:23:19

狂战八荒 第二百一十四章 你想知道什么

两人再行了一盏茶的功夫,终于是行到目的地:一处独立的庭院内。

这独立庭院占地很是宽广,建筑有上下两层,很是古色古香。在庭院中,一侧是花草园林,假山秀水,另一侧却是一个小型白玉广场

狂战八荒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你想知道什么

,上面有着不少武器架子,或是漆黑傀儡,同样是作训练之用。

庭院附近,也是没有出现一个守卫,只有一些貌美的丫鬟伺候在一旁,看那些丫鬟身段婀娜,身手轻灵,显然不是一般人的存在,身上也是有一两手的。

远远看去,白玉广场上有着一身着白衣的曼妙身影,正像只雪白蝴蝶一般,轻灵悦动不已,在那身影周遭,有着一道道漆黑的鞭影不断闪现,隐隐连成一片黑色的轨迹,隐约凑成一只翩翩拂动的黑蝶,传来妖异的美感。

那身影正是余蓓!看来经过黑森林的磨练,余蓓的实力又是悄然提高了不少,想来是不会在出现当日那种被偷袭的悲剧。

流凡才是缓缓把目光从广场上不断飞舞的身影收回来,两人已经行到了庭院的外围处,这里是缓坡的底部,视线已经看不到小广场上的场景。

“你们两个站住!”还没走多远,一道清脆的娇喝声从前方蓦然传来。

流凡闻声,面色微微一动,目光一转,也是向着声源处看去。

只见庭院中,却是有个白衣劲装的美丫头单手持剑,一跃一动的向着两人轻飘飘赶来,一对杏眼微微闪动,在打量着流凡两人。

“呵呵,玲珑妹妹,自己人,都是自己人。”余善见状,面上却是不禁涌现出一丝爱慕之色,三步两步快步迎过去,带着一丝火热之色的笑脸相迎。

“余善,谁跟你是一起的,闪一边去!”玲珑俏脸微微一红,微微嗔道,随即目光一转,便是看向他身后的流凡,杏眼一竖,“这人是谁,还穿着黑色斗篷,搞什么神秘!”

“哎哎,玲珑妹妹,这人是小姐的贵客,可不能怠慢了。”余善似乎很是了解玲珑的性子,连忙凑到玲珑身前,面色一苦的连忙出声道。

余蓓的贴身丫鬟还真是伶牙利嘴,颇为强势。

流凡闻声,目光微微闪动,却是没有说话。心上却是暗自思量不已。

“小姐的贵客?莫非是小姐嘴上常常念叨的流凡?”玲珑闻声,俏脸也是一动,美目扫向流凡,更是多出了几分感兴趣的神色。把流凡弄得也是有些莫名其妙。

“这些天小姐闲暇里总是念叨着流凡,流凡,还想出去寻你来着,但是总是无功而返。我倒是纳闷了,流凡到底是何方神圣,是不是有着三头六臂,这一看,不也是平平常常嘛。”玲珑歪着头,仔细打量着罩在黑色斗篷的流凡,美目中闪出一丝狐疑的神色,甚至还有着一丝淡淡的轻视。

蓓蓓整天念叨自己?不是开玩笑吧。

流凡暗自翻了翻白眼,有着无语的想到。

余蓓在黑森林可是搜刮了不少天材地宝,流凡可没有跟她有多少相争的举动,余蓓即使在聚灵仙树内部空间吃了一些亏,也不至于整天念叨着自己。

流凡想破了头,也是想不出余蓓的心思。他虽是少年老成,但是对这些情爱的东西却是个十足的新手。

接着在余善好说好歹下,伶牙俐齿的玲珑才是身形一动,轻飘飘的向着小广场上掠行而去,留下几个同样年轻貌美的带剑丫鬟守住流凡两人。

“小丫,让他们进来!”

不一会儿,玲珑的身形便是掠了回来,还没掠行至几人面前,便是远远出声道。

几个丫鬟闻声,其中一个颇为清秀的丫鬟便是微微一笑,冲着流凡两人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余善见此,呵呵一笑,便是招呼流凡一声,与其一前一后的向着庭院内行去。

行到内部,离小广场更是接近一些,流凡目光一瞥,却是没有发现余蓓的身影,不知道余蓓去了哪里。

“那叫流什么的?别看了,小姐在楼上等你!”玲珑婀娜的身形行在前面,鼻子微微一皱,轻喝出声道,丝毫不给那所谓的小姐贵客一点面子。

流凡闻声,也是把目光收回来,暗自轻笑一声,却是丝毫不答话,任由玲珑咬牙切齿。

行到二楼拐角,身材婀娜的玲珑身形一转,冲着一旁赔笑不已的余善一瞪眼,微嗔道,“余善,你既然已经把人带到,就该早点回去,还像个跟屁虫跟在后面干嘛?”

“玲珑妹妹,我现在可不能离开,我可是把身上仅存的一道血印符用掉了,还得向小姐讨回来啊。“余善呵呵一笑,冲着玲珑讪讪一笑道。

“血印符?余善,你竟然为了这个人,浪费了一道血印符,你、你真是的!”玲珑闻声,俏脸蓦然一变,银牙一咬,银杏眼一蹬的蓦然出声道,说到后面却似乎是动了一丝怒气,连声调都是有些颤抖。

“不是,当时的情况你不知道,而且小姐批准我,有必要便可以使用,我是按照规矩来办事……”余善一看玲珑这架势,顿时面色一苦,连忙解释道。

两人还在兀自争议,不远处的屋子内便是蓦然传出一道平静的声音。

“你们两别争了,玲珑,你带余善下去等我,我跟流凡独自谈谈。”是余蓓的声音,那话语中虽然颇有一丝宁静之意,但是却隐隐能够听出一丝欣喜。

玲珑似乎很是顺从余蓓的话,面色一动,便也是噤声起来,但是杏眼还是带着一丝怒色的扫向流凡与余善两人,颇为些威胁的意味。

既然已经在门前了,流凡也是顺势一揭斗篷,反手收进灵戒内,便是稳步向屋子行去。

看着流凡消失在视线里,玲珑两人也是缓缓把目光收了回来。

“这流什么的,面像还不错,难道小姐看上他了?”玲珑暗自嘀咕一声,美目间的神色也是越发的带上一丝古怪之色,而一旁的余善闻声,面色更是古怪了一丝。

古色古香的屋子内,此处垂着淡雅的竹帘,四处布置得很是淡雅,墙上挂着长弓,或是刀具,但是给这淡雅的屋子平添一丝英气。

流凡撩开竹帘,透过袅袅升腾飘渺的膻香,看向倚窗而立的白裙佳人。

三千青丝柔顺的飘散而下,长可及肩,素发一侧,稍微露出高贵雪白色绸缎的雪白细颈,也是光洁令人遐想不已,像是乳白香醇的莲藕,令人目光无法移开。

“蓓蓓?”流凡干咽了一口涎水,轻轻唤了一声。

“流凡哥哥,你终于来了。”余蓓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,流凡又是加大声音唤了一声,余蓓才是飞快一转首,灵动的美眸飞快打量过来,发现是流凡后,俏脸上立马绽放开浓浓的笑意。

“我也想早点来找你,但是…”流凡略微避开余蓓有些火热的美目,搔了搔头道。

“嗨!别说了,来了就是了。说吧,你找我干什么来了。”余蓓身形轻飘飘一动,掠至流凡身侧,微微扬起俏脸,眨动美目,吐气如兰道。

流凡鼻翼微微翕动,一股沁人淡淡幽香便是毫无抑制的涌入其内,隐隐都是有些迷醉。

“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”

流凡讪笑一声,稍微退后两步,身形再一转,便是顺势坐到一张古色古香的长椅上,躺在其上,双臂压在脑后,眨了眨眼睛道。

“谁让你坐下来了。”余蓓小红唇微微一掀,嗔道。

“嘿嘿,你也没说不让我坐下。”

流凡闻声却是嘿嘿一笑,毫不介意道。这一来一往,倒是把之前的一丝暧昧气氛都是稀薄了一些,看到余蓓美目中闪出一丝遗憾的神色,流凡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“好吧,你想问什么?”余蓓身形一转,微风浮动,白裙转了两圈,也是稳稳坐上一旁的椅子上,美目一眨,淡淡道。

“余光呢?”

闻声,流凡漆黑双眸微微闪动两下,略微沉吟了一下,忽然出声道。

“你说我哥啊,他是个修炼狂人,回来的路上就一言不发,一回到家就开始闭关,谁都不见。就剩下我一个等你啦。”余蓓提到余光,也是颇为无奈的样子。

“蓓蓓,谢谢你。”流凡收起玩笑的心态,面色一正,带着一丝认真之色的缓缓出声道。

“谢什么,真是的,你还把不把我当朋友?”余蓓眉毛一竖,有些威胁意味的出声道。

“嘿嘿,我可知道外面有不少人想杀我,也有不少人想拉拢我,但是只有你才是真心想帮我。”流凡漆黑双眸微微闪动两下,看着余蓓认真道。

余蓓闻声,俏脸却是不由得微微一红。

“我知道这次黑森林发生的事,已经在几个势力中传荡开,并且已经有不少势力,查到我的存在,并且知道,我就是杀刘策的凶手,而且我可以肯定,我的消息,是你们余家泄露出去的。”流凡略微沉默了一番,漆黑双眸中带着一丝平静之色,缓缓出声道。

流凡可是清楚的记着,当初第一次进入余家店铺时,因为没有顾忌太多,便是以真容显现在店铺中。这让流凡懊悔的同时,也是在第二次见到余大同后,再三告诫其不要泄露自己的身份,但是流凡从余大同略微慌乱的目光中,却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。

流凡当时便是知道,自己的身份泄露了,但是他并不着急,还花了不少时间呆在地下交易场里。因此,让他有些意料不到的是,刘家的手段竟是这般快捷,短短时间内便是包围了他。

因此,无奈下的流凡才是决定顺势来见一面余蓓,毕竟他心上还是有很多疑问的。

“流凡大哥,这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余蓓闻声,俏脸上却是闪出一丝焦急的神色,连声解释道。

流凡见此,漆黑目光微微闪动,静静看着余蓓。

大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大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大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大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大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