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余杭信息网 > 健康

男子汉的潇洒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46:25

秋天里的一个星期日,我和大魏去五四剧场听本市一位作家的文学讲座。

大魏二十九岁,大我三岁。因为个子大,一米八,所以同事们都叫他大魏。

我们厂在东郊,五四剧场在西郊,二十多里路。我和大魏下了公共汽车朝五四剧场走去。

在拐弯的下坡处,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女人惊恐的呼叫,我们还没来得及回头,大魏便被一辆自行车撞到了。他倒在地上的响声,犹如一垛墙倒塌了。那辆自行车翻到了,骑自行车的女人栽在了大魏身上。

我正忍不住要冲那女人吼几句,却围上许多人,我咽了会唾沫,连想吼的话都咽回肚里去了。

那女人大约二十六七岁,很清瘦,但却很有魅力,气质不错。她满脸羞红地从大魏身上爬起来,伸出手去拉大魏,连声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大魏咧了咧嘴,从地上站起来。他今天刚换上的那件西服袖子被水泥地面蹭了一道口子,鲜红的领带也歪斜了。

众人都没吭声,看这“戏”如何演。

奇怪的是,大魏起来后,正要冲那女人说什么,却眼神一怔,张开的嘴巴愣在了那里。

那女人看看大魏也愣住了,突然掏出手绢掩鼻抽泣起来。

我也愣住了:她撞倒了人,又没伤着,凭什么哭?

众人还没反应。

正在这时,人群中突然挤进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。他戴着副眼镜,夹着一个黑文件包,文质彬彬的。他焦急地扶着那女人,连声问道:“萍,你怎么了,谁欺负你了?”

这一问,那女人的哭声更大了。

“是不是你?”那男人的目光朝四周扫视了一圈,“你撞倒了她的车子?大白天的,你……”他显出气愤不平的样子。

我扑上去,正想揍那男人一顿,却被大魏有力的手拉住了。

“对不起,我是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车子。”大魏平静地说。

你?我转回头惊愕地瞪着大魏。

大魏怎么了?

“对不起,哼?”那男人扶了扶眼镜,弯腰把倒在地上的自行车扶起来,左看右看,又转动了几下车轮。还好,车子没坏。

“坏了没?”大魏微笑着,“坏了我赔。”

那男人还没来得及回答,那女人却捂着嘴拨开人群,跌跌撞撞地朝前跑去。

那男人推起车子,瞪了一眼大魏,冲出人群,追那女人去了。

围观的人看了一场没意思的“戏”,就都无聊地走散了。

“走吧。”大魏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看了我一眼。

“明明是她碰倒了你,你道的什么歉?”我把对那女人和那男人的气统统发泄到了大魏身上。

大魏笑笑,没说话,走他的路。

“你是不是看上那女人了?”我挖苦着大魏。

“是的,几年前就……”大魏的声音有些怪异。

“怎么,你认识她?”我愣了一下。

“你忘了,我给你讲过的我的初恋?”大魏的脚步慢了。

我的心一阵猛跳。大魏不止一次地讲过他的初恋,那令他销魂失魄,令他铭心刻骨的初恋……虽然仅仅只有一年多,却让大魏回忆了整整五年,迷惘了整整五年。所以,他至今仍然独身。

“是她甩了你。要是我,今天不抽她几耳光出气才怪呢。我感到一种悲愤,一种男子汉的悲愤。

“不会的。”大魏扬起头,望着极远处楼群上的白云,“永远不会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我不解。

“你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悲哀。”大魏回地头看了我一眼,“真正的悲哀永远藏在心里。”他的语调变得高昂而又苍凉:“这也是男子汉的潇洒!”

到了四五剧场,已是九时了。原定九时开讲的,直到九时二十分,台子上匆匆走来那位作家。

我愣住了。那作家正是撞到大魏的女人的丈夫。

我转过头看大魏,大魏依然很平静。

共 12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作品充分还原了现场,让我们看到了大魏被初恋女友撞倒在地后,那种异样的表现。没有主观地解读,只有客观地描述,留给我们不少思考。男子汉的潇洒——一种悲哀之后的淡定。这是一个男人宽广胸怀的表现,是一个男人对已经逝去的爱情的珍藏。欣赏。问好作者,感谢来稿。【编辑:水中石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 -05-09 11:05: 6 这是男子汉的一种情感表现。欣赏。问好作者,欢迎继续赐稿。
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手术要多少钱
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网上咨询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手术需要多少钱
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咨询热线
谁知道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好不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