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余杭信息网 > 娱乐

筝言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31:53

我叫筝然,二十六岁。我赶时间,周末的傍晚,的士总这么难招。我有点急躁,伸出手臂对着车流不停地摆。

一辆车停了下来。黑色的,我没戴眼镜也知道,这不是的士。因为那个蓝白格在暮色里也很醒目。

去哪里?车窗摇下来了,看不清那张脸,但他身上的白色西装和粉红衬衫,给人一种很张扬的感觉。我没搭理,我知道穿着淡蓝色长裙,垂着公主般及腰卷发的自己很美。这个城市总有很多莫名其妙有钱又有闲的公子哥喜欢和美女搭讪。可是,我不喜欢那样的把戏。

很幸运,后面终于来了一辆的士,人下了,我正好上。去云顶咖啡,我说。 快来不及了,我看了一眼手机,忍不住冲前面的司机拜托,请你快点儿,我赶时间。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我几眼,慢悠悠地说,约会呀?不用急,这么个大美女,让男朋友等等也是应该的。

还好, 我没有迟到。我推开门进了云顶咖啡,径直走向我专属的位置。我微笑着和经理点头。然后,音乐传来。是何洁的新歌《请不要对我说sorry》。我微笑着弹奏,其实,心里想哭。是的,是我在弹奏,我在这里表演古筝弹奏已有一年了。我是一个音乐老师,这是我其中一份兼职。此外,我还是音乐学校的古筝老师,教很多有钱有闲的太太弹古筝。太太......我也差点做了雨泽的太太。

我九岁开始学古筝。谈不上喜欢或不喜欢,母亲安排去做的事就做了。包括选择学业和职业,当然,也包括选择男朋友。雨 泽就是母亲帮我选的男朋友,我们两家算是世交。我们一直不亲不疏地交往着,谈不上爱或者不爱。就这样过了些年,该结婚了。大人们都说。婚房装修的时候,雨泽不告而别。他去了澳洲,投奔了定居澳洲的初恋女友。于是,我暂时可以不必做太太了。

我依然故我的生活着。我的圈子很小。一个乖乖女,是很难有极铁的朋友的。我就如此。后来,我爱上了桌球。爱上桌球,是因为丁俊晖。在婚纱店看过一本画册,里面有丁俊晖的 ,他专注的眼神令我动心。于是,爱屋及乌地去了解斯诺克,并且学会了它。

周末在云顶咖啡里弹奏两个小时的古筝之后, 我常常会去俱乐部打会儿台球。打球的时候,我把长发随意地一盘,然后专注地对准,击球......我的球技很好,所以,我打球的时候,周围往往会有喝彩。打桌球的多是男士,他们很惊奇我一个美女也能将桌球打得出神入化。

好手艺!我又赢球了的时候,一声叫好从身后来。我没回头,放下杆,打算离开了。

慢走,我们较量下。我一时愕然,怔怔一愣。

我不信你的球技和你古筝技艺一样好,怎样,试一下?面前的男子有着细长的眼睛,我发现,粉红衬衫穿在他身上是那么好看。

周围人都在起哄,说桌球王子遇上桌球女皇了,不知谁会赢。

我们赌一把,好不好?他说。

我垂下眼,没做声。赌?我可没输过,在这里。

如果我输了,请你吃饭。如果你输了,你陪我吃饭。

什么逻辑!我不悦地走开。不喜欢玩这些把戏。

他追了出来,手肘上搭了件白西装。筝然,我是吴言,你不记得了么?

吴言?那个为我拍婚纱照的摄影师?那个为丁俊晖拍 的摄影师?

我立在风中,瑟瑟地。他说,从我去订婚纱摄影的那一刻就注意我了,当时很嫉妒我身边的男人。但后来很开心,因为我并没有如期去取照片。再后来,他在云顶咖啡看见了弹奏古筝的我......

共 129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看完这篇作品,想起那句 有心栽花花不发,无疑插柳柳成荫 话来,筝然和雨泽俩家世交,门当户对,已谈婚论嫁,还拍下婚照,然雨泽不告而别,去了欧洲。筝然偶遇拍婚纱照的摄影师......结尾含蓄而留下很大的空白让读者想象。 欣赏佳作。 【微编王老大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 -11-27 14:14:17 期盼新作!

朝阳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陇南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
新疆哪家医院治疗男科
朝阳好的癫痫病医院
陇南治疗阴道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