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余杭信息网 > 娱乐

猎天神魔 第一百七十四章 鬼面镜阵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53:19

猎天神魔 第一百七十四章 鬼面镜阵

程筹在天岚学院很有名气,

一來,人长得漂亮,

二來,有钱有本事,

三來,为人城府很深,面面俱到,得罪的人少,自然名望就高,

和程浩相反,程筹一直给人一种很干净,很有风度的印象,

站在人堆里,一眼就能认得出,所为鹤立鸡群,大概就是在说他,

白面白袍,宽大的袖口处由两只护腕扎起,左手自然地向后背抄,右手常年执扇,他的扇子总是开着的,好像他的体质很怕热,每每摇动扇子,两鬓和额头盖眉的长发总是在扇风的吹动下轻轻摇摆,一条白色,用金线绣出纹花的布巾将那一头长发随意束起,显得格外倜傥,

无风自流,超然脱尘,

尤其是在长发下若隐若现的两道剑眉,衬托出男子特有的阳刚之气,白色长袍笔直地垂落,盖在脚面上,走起路來,长袍里衬上绣的波浪花,随着脚步的一起一落,给人一种踏浪而來的错觉……所以,特别招南院女弟子的喜欢,只是看他踏浪而來的韵味,就迷得颠三倒四……

程筹在比武台上的一举一动,都会招來许多女弟子的目光关注,帅气的外表,不俗的修为,令许多少女为之倾慕,可偏偏程筹眼界格外高,寻常女子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,

尽管台下尖叫声连连,程筹丝毫不受影响,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,扇子突然‘啪’地收起,长发飘落,盖住他的眉眼,帅帅地指着谢天道:“好功夫,”

台下突然寂静了,十三个程筹站在谢天面前,做着一样的动作,整齐地开扇,摇扇……

“哇,好帅,”

谢天叹了口气,便是幻出千万个一模一样的影子,又能怎么样呢,

只要找出本尊打倒就行,这时,程浩在程筹身后艰难爬起,骂道:“哥,帮我打死他,”

一个影子下意识地回道:“放心吧,兄弟,我会,”

谢天看准这个最先反应的幻影,天魔影诀飞身闪到跟前,‘啪’地就是一拳,

幻影‘砰’地在谢天那一拳之下崩散,散成一块块虚影,

看错了,这是谢天想到的第一个念头,

“不错,那个是幻影,”

“为什么是幻影,他明明动了,”

“我的幻影和我一样,有自己的想法……”

“我,竟然看错了,”

“不是你看错了,只是我的幻影术太过完美,沒有破绽而已,”

“有这样的幻术吗,”

“你看到的就是,为什么还要怀疑,”

“果然高明,谢天受教了,难道你就想用这些沒什么用的幻影把我打倒吗,”

“为什么不呢,”

谢天左侧的一个身影动了,挥动扇子,扇子中扇出一股旋风,直接卷起谢天的身体,谢天被抛在三张开外,台上台下一片哄堂大笑,谢天‘咚’地一声跌倒在地,看上去极其狼狈,

谢天爬起來,后背使劲一拱,一道道细碎的鳞片从他裂开的身体中露出來,衣服分奔离析,谢天的麒麟体便完全出现在了眼前,谢天全身筋骨绷起,雷鸣电闪般在剩下的十二个幻影之间跳跃,麒麟体的天魔影诀,用他势大力沉的开山杵,将场上的幻影个个击碎,

幻影怦然碎开……

场上竟然沒了程筹的影子,谢天愣了愣,不对啊,为什么程筹本尊不在场上,

正在这时,谢天身后突然出现一个淡淡的透明的影子,他的扇子轻轻拍了拍谢天的肩膀,

谢天猛地回头,麒麟体一声巨吼,比武台上空,奔雷撕裂和震颤着周围的空间,

程筹扇子轻轻一甩,面前立刻出现一面镜子,镜子中的谢天,双眸狰狞,透着一股猩红的血色,

当谢天的拳打进镜子的时候,突然发现镜子中伸出一模一样的拳头,落在了谢天自己的身上,

这又是什么鬼,

一面能将对手的攻击完全反馈给來源于攻击之处的镜子,

谢天愣了,从來沒想过,会在比武台上遇到这样怪异的东西,

这还不算完,谢天周围突然出现了数十面镜子,像从上罩下的铁桶一般,将谢天团团围住,

透明的身影渐渐恢复了程筹最初的模样,轻轻摇动扇子,笑道:“谢天,这鬼面镜,我第一次用,不知道效果怎么样,烦请您帮我试试,”

谢天被这面镜子打懵了,从來沒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东西,打出去还能打回來,这算个什么玩意,

鬼面镜子中,出现了十二个幻影,

竟然都是谢天的幻影,

这就是说,只要谢天出手,镜子中的谢天也会同样出手,

幻影从來都是幻自己的,哪里还有幻别人的说法,

谢天试着攻击了其中的一面镜子,果然,镜子中的拳头打了出來,十二个拳头落在谢天身上,谢天苦不堪言,

台下一片叫好声,

当然,除了尚师院的弟子们以外,

程筹帅气地在鬼面镜周围來回走动,踱着方步,扇子轻轻扇动,头发和他的心情一样,轻舞飞扬,

谢天这才意识到,中三院和自己的实力竟然差了这么多,

其实不是修为的差距,而是对战斗的理解不同,

谢天对战斗的理解直截了当,而程筹们对战斗的理解则在远在五行之外,因为在这个世界上,有许多种力量可以被使用,被利用,而无论是那种形式的力量,因地制宜就好,

不同的对手,都会有不同的战斗方式

,

这就是天谋院的高深之处,

战斗的模式和形式多种多样,只有最适合的战斗方式才是最合理的,

眼前这个鬼面镜阵就是程筹为谢天量身定做的,谢天的力量很可能是程筹无法应对的,只不过,他不会去冒这样的险,为什么,在上中下三中策略中,最牢靠和最保险的策略是最合适的,

程筹沒必要和谢天硬磕和死磕,

万一打不过呢,

身陷鬼面镜阵中的谢天,打也不是,就算是冲出來也是不能,

那是镜子,谢天的一举一动,都会在镜子中照出來,谢天试过很多次,无论是横冲直撞,还是巨力击打,最后都落在了谢天身上,

谢天泄气了,愣愣坐在地上,这算怎么回事,有劲使不上,打不着别人,修行再强,沒有任何意义,

那一瞬间,谢天完全想明白了,修为和战斗完全是两回事,他太过相信自己的力量,从而忽略了筹谋的力量和对物的活用,人是强大的,只不过,有时候,只有配合着物的活人,才是整个世界中最强大的存在,

因为这不仅仅是人的世界,更是物的世界,有时候,人又何尝不是物的一种呢,

恍然大悟的谢天顿时明白了,他和世界的关系,他和物的关系,

鬼面镜阵的力量其实是谢天自己的力量在控制,力量越狂躁,反馈的力量就越大,

谢天笑道:“用镜阵困住我,真的很聪明,”

正说着,谢天手掌中突然亮了起來,一道浓浓的火焰从他的手掌燃起;另一只手,幻出一道漆黑油亮的黑焰,

左右手碰在一起,弄弄的黑烟冒了出來,

镜阵密封的空间,被浓烟笼罩,这黑烟的附着力很强,沒过多久,鬼面镜阵被黑烟染成了漆黑,谢天的身影也随之消失,

站在鬼面镜阵之外的程筹笑道:“聪明,”

谢天轻轻对着镜面一点,鬼面镜阵轰然倒塌,

重见天日的谢天转过身,看着程筹,

程筹问道:“五行之火我知道,左手的黑色火焰是什么,”

“龙焰,”

“了不起,”

“是,很了不起的东西,”

“我说的是你,谢天,你知道龙焰是什么吗,”

“知道,”

“这一场,我是不是应该认输,”

“你还沒输,亮出你的真本事吧,”

“好,剑名清风,天谋院程筹,请赐教,”

“剑名开天,尚师院谢天,请,”

二人重新站在两阵头,正式照面过后,彼此竟然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,

程筹的扇子反向一折,变成了一柄短剑,剑柄和剑身都是透明的,只是剑尖闪着一星流萤,像是伸出外面的触角,随着不见的清风來回摇摆,这清风,还真是诡谲至极,

谢天‘仓啷’一声,开天剑锋三尺,金黄耀眼,这是开天第一次以黄金剑的模样出现在公众面前,引得众人一阵惊叹,

黄金剑正是谢天在千字机阵内练剑的模样,

若不是谢天认为对手值得一战,恐怕它也不会显出黄金剑的样子,

谢天虚晃一剑,天魔影诀瞬间令他消失了踪影,而程筹轻轻挪动身步,想以不变应万变,

谢天的这一剑,刺得悄无声息,一字破诀,意在破身法之步,配合着天魔影诀,往往会在对手行动之前,提前知晓对手的行径,从而先发制人与欲动之前,彻底主宰战局,

程筹笑道:“好快的身法,只可惜还是不够快,”

谢天一愣,丝毫沒有发觉程筹已经落在了自己身侧,一字破诀落空,身侧凉丝丝的一股剑风袭來,谢天回身用剑一挡,立刻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巨力,朝着他的身体挤压过來,谢天一惊,

这哪里是剑气啊,分明是移山填海之力啊,

好一个程筹,我倒是小看他了,

荆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
铜陵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巴中好的男科医院
荆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
铜陵治疗宫颈糜烂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